1. <output id="k5jxa"></output>
      <object id="k5jxa"><address id="k5jxa"><acronym id="k5jxa"></acronym></address></object>
          1. <button id="k5jxa"><menuitem id="k5jxa"></menuitem></button>
            <strike id="k5jxa"><menu id="k5jxa"><li id="k5jxa"></li></menu></strike>

            廉潤南粵|張維屏:“盡心民事”的愛國詩人

            來源:南方日報 發表時間:2020-12-10 08:33:48 信息類型:廉政文化

            “三元里前聲若雷,千眾萬眾同時來;因義生憤憤生勇,鄉民合力強徒摧。家室田廬須保衛,不待鼓聲群作氣;婦女齊心亦健兒,犁鋤在手皆兵器……”

            這首題為《三元里》的詩歌,以慷慨激昂的筆法,生動描繪了第一次鴉片戰爭期間,廣州三元里人民群眾奮起抵抗英國侵略者的斗爭畫卷,表現了中華兒女不畏強暴、同仇敵愾、抗擊外辱的愛國主義精神。它的作者就是清代中后期著名的愛國詩人張維屏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張維屏雕像。黃楚旋 攝

            張維屏(1780—1859),字子樹,號南山,又號松心子,廣東番禺人(今廣州)。張維屏一生歷經乾隆、嘉慶、道光、咸豐四朝,先后在湖北、江西擔任州縣地方官。他勤政愛民、為官清廉,贏得了“盡心民事,深洽輿情”之美譽(參見陳澧《張南山先生墓碑銘》)。

            張維屏一直秉持“欲希古賢”、濟世救民的從政抱負,卻因晚清官場黑暗腐敗而斷然辭官歸里。兩次鴉片戰爭期間,張維屏寫下了《三元里》,以及歌頌陳連升、葛云飛、陳化成三位愛國將領的《三將軍歌》等名篇佳作。這些作品在當時流傳甚廣,起到了凝聚人心、鼓舞斗志的作用。已故著名文學家阿英(錢杏邨)曾稱贊張維屏的這些作品是鴉片戰爭中“最具有燦爛不朽光輝”的“英雄史詩”(《鴉片戰爭文學集》)。

            大器晚成 冒死救災

            “乾隆秀才、嘉慶舉人、道光進士、咸豐老漁”是張維屏生前所刻的一方印章。這十六個字,濃縮了其將近八十載的人生軌跡。

            清乾隆四十五年(1780),張維屏出生于番禺一個書香家庭。父親張炳文長于詩文,以設館授徒為生,曾任四會縣學訓導。張維屏深受家學熏陶,他所作《述德》一詩“未冠學為文,吾父日善誘。出應童子試,汗顏冠儕偶?!睂懙木褪撬杂纂S父親入館學經,并在乾隆五十六年(1791)參加番禺縣試,位列榜首,從此以詩才名震鄉里。

            嘉慶九年(1804),張維屏參加廣東鄉試,中舉人,隨后于嘉慶十二年(1807),第一次赴京趕考。雖然他在會試中遺憾落第,但其才華依然得到了認可。當時的著名詩人、文學家翁方綱在讀到張維屏的詩作后,不禁驚呼:“詩壇大敵至矣!”此后,張維屏又多次參加科舉考試,但均告失敗。長期困頓于科場的同時,張維屏與林伯桐、黃喬松、譚敬昭、梁佩蘭、黃培芳、孔繼勛等廣東詩友筑云泉山館于白云山,眾人時常在此筆墨雅集,詩酒酬唱,人稱“七子詩壇”。

            道光二年(1822),已過不惑之年的張維屏再試京闈,終于進士及第,被朝廷外派為湖北黃梅縣知縣。蒞任第二年夏天,江水暴漲潰堤,災民流離失所,張維屏心憂如焚,為抗洪救災日夜奔走。一天夜里,他乘著小舟勘查災情時,船被激流沖走,他幸虧抱住大樹得以不死(參見其《黃梅大水行》詩中自注)。

            脫險后,張維屏在詩歌中感嘆:“一身詎(同‘豈’)足惜,萬戶良可傷?”意思是,與千家萬戶受到災情沖擊的艱難處境比起來,自身的安危又何足掛齒?

            為了救民于水火,張維屏奏請朝廷動用庫銀賑災,還特意安排專人監管賑災款項的發放過程,嚴防侵吞、冒領,“一切銀錢不由書差經手”,發放前還會在各鄉提前予以公示;災民領取救濟款時,僅容一人進入,憑票發錢,前門進、后門出,秩序井然。張維屏在黃梅任上不辭勞苦、事事親為、公正廉明,得到了當地百姓的推崇和贊賞(參見金菁茅《張南山先生年譜撮略》)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玉巖書院內景。黃楚旋 攝

            深惡腐敗 憤而辭官

            隨后,張維屏又受命調任湖北廣濟縣知縣。廣濟縣(今湖北武穴)乃長江中游的重要漕運港口,每年漕糧收入頗豐。所謂“漕糧”屬于古代田賦的一種,是地方辦公經費的重要來源。清代中葉,漕運貪腐盛行,朝廷雖然對稅收有明文規定,但實際上默許地方官吏采取“浮收勒折”(即采用強迫手段額外收?。┑姆绞竭M行征收。因此,收漕糧就被當成了一條官官相護、心照不宣的“生財之道”,大小官員乃至運船的兵丁、差役,往往相互勾結、層層索取,趁機從中漁利(參見徐珂《清稗類鈔》)。

            面對收漕糧這樣一樁有利可圖的“肥差”,張維屏卻表現得非??咕?。在他看來,“不浮收,則漕費無所出,浮收則理不直,理不直則氣不伸,吾寧棄官以伸氣?!北M管朝廷多次催繳,他依然拒絕浮收漕糧,同時稱病請辭(參見陳澧《張南山先生墓碑銘》)。不僅如此,張維屏還在《收漕辭》一詩中,對假借收漕糧的名義訛索盤剝、中飽私囊的不良吏胥進行了猛烈抨擊。

            張維屏身為漕運大埠的知縣,卻不愿多收漕糧,這在當時被世人視為咄咄怪事。但時任直隸總督的蔣攸铦卻贊賞其恤民如子、清廉無私的高尚品行。蔣攸铦有言:“夫救災人所難,而南山處之井然;收漕人所樂,而南山辭之決然?!保◤埦S屏《花甲閑談》)

            在上司的再三挽留下,張維屏轉任襄陽府同知。在他離開廣濟縣時,當地人民灑淚相送,送上“德厚風清”的條幅,頌其恩德。張維屏在《別廣濟》一詩中謙稱:“無澤及民德何有,無功竊祿清難言?!睆闹锌梢钥闯?,“德”與“清”正是他為官做人的宗旨和目標。

            道光十二年(1832)起,張維屏先后在江西出任袁州府同知、泰和縣知縣、吉安府通判、南康府知府等職。這十多年的仕途生涯中,張維屏目睹當時官場的種種黑暗和腐敗亂象,憤而創作了《衙虎謠》《鹽梟樂》《獄卒威》等作品,揭露貪官污吏殘暴貪婪、欺壓平民的行徑。他不愿同流合污,卻又時常感到“臨淵履冰”的無力和孤獨,自覺“一官無補蒼生,不如歸去”(《花甲閑談》序),萌生歸隱之念。但只要在任,他都始終施政為民、兢兢業業。在擔任袁州府同知時,他常以“婉曲開導”的方式審訊囚犯、偵辦案件,而非刑訊逼供(參見金菁茅《張南山先生年譜撮略》);在卸任南康府知府之際,他忽然接到治理蝗災的緊急命令,隨即便奉命趕往災情一線捕蝗,后來還將工作經驗整理成《治蝗述略》一書,供其他受災地區參考。

            心系國是 以詩御敵

            道光十六年(1836),張維屏告病辭官返家,在廣州筑“聽松園”,每日潛心著述、講學傳藝、邀游賦詩。然而,這種“水綠樹三面,風香花一肩,沙鷗天地闊,隨意養余年”(《東園雜詩》)的寧靜生活,很快就被西方帝國主義的入侵所打破。

            道光十九年(1839)的一天,張維屏的家中來了一位特殊的訪客——受命赴粵主持查禁鴉片的欽差大臣林則徐。兩人是同科進士,交情深厚。林則徐登門拜訪,向張維屏尋求禁煙對策。

            張維屏對鴉片流毒造成的巨大危害早有預見。在編撰《國朝詩人征略初編》時,他就曾提醒世人,要警惕洋人借輸入鴉片“包藏禍心,殆不可測”,呼吁朝廷要加固海防,嚴密排查奸邪之人。此后,在林則徐禁煙過程中,張維屏一直為之出謀劃策,鼎力相助。

            鴉片戰爭爆發后,原本打算闔門自守、不問世事的張維屏,受三元里人民抗英義舉所感染,寫下了一系列歌頌中國軍民英勇無畏、團結抵敵的不朽詩篇,彰顯了中國人民反抗侵略的決心、力量和民族氣節,其中以《三元里》和《三將軍歌》最為知名。

            另一方面,他創作《書憤》《海門》《江?!贰讹嬀莆迨住贰逗秤懈小返茸髌?,斥責侵略者的狼子野心,譴責清廷采取喪權辱國的投降政策。當清政府被迫簽訂《南京條約》的消息傳來時,他滿懷悲憤,創作了《雨前》一詩,直言不平等條約是“城下尋盟古所羞”,號召民眾發憤圖強,臥薪嘗膽,保家衛國。

            咸豐六年(1856),第二次鴉片戰爭爆發,翌年廣州淪陷,張維屏輾轉避居城西。在此期間,他用詩歌見證英法聯軍攻陷廣州之后城中的蕭條衰敗景象,記錄了戰火給黎民百姓帶來的深重創傷。

            咸豐九年(1859),年屆八旬的張維屏病逝于廣州。就在這一年,他還在詩歌中吟嘆:“幾時華夏消夷患,何日乾坤息戰場?”(《新年》)對家國命運流露出深切的擔憂。

            “行云流水見真性,明月清風來故人?!边@是張維屏留存于廣州蘿峰寺中的一副對聯。作為詩人,張維屏憑借優秀的反帝愛國詩篇,奠定了其在中國近代文學史上的地位。作為廉吏,他置身于清朝中晚期混濁腐朽的官場,雖無力扭轉局勢,但依然關懷民瘼,潔身自好,持公守正,殊為可貴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張維屏在廣州玉巖書院留下的對聯。黃楚旋 攝

            【評說張維屏】

            “縣官不愿收漕,世罕見也!”這是清朝道光時人對廣濟知縣張維屏的評價。收漕,即收漕糧,利用水路轉運糧食。隋唐以后,農業經濟重心南移,而首都仍在北方,由東南而西北的漕運制度由此誕生。

            在張維屏為官的時代,漕運體制已經敗壞到整頓了一輪又一輪的程度,但是征漕加派的繁多名目以及各級官吏胥役的貪索,仍然屢禁不止。從漕糧征收到兌運、從長途挽運到京通交倉,幾乎無處不弊,無官不貪,其結果,“州縣取之于民,弁丁取之于州縣,部書倉役又取之于弁丁,層層需索,無非閭里之脂膏”。在這種背景之下,張維屏以一區區知縣身份,沒有力挽狂瀾的任何可能,然而他對這種腐敗現象嫉惡如仇。他說:“不浮收,則漕費無所出,浮收則理不直,理不直則氣不壯,吾寧舍官以伸氣?!笨梢猿脵C也撈上一把卻不肯同流合污,并且連官位都不要了,憤然辭去,何其難能可貴!

            歷史上有許多像張維屏這樣不很知名卻足以成為后世楷模的官員。又如明朝徐問,當了40年的官,刑部、兵部、知府,從中央到地方,有職有權的地方他都干過,但是“敝廬蕭然”,連自家的住房還都很不像樣子。他當長蘆鹽運使的肥差時,一上任就開宗明義:“吾欲清是官也?!庇辛诉@個指導思想,他“終任不取一錢”。焦竑則借漢代大司徒王良自己“布被瓦器”、妻子每“布裙曳柴從田中歸”的事跡而發問:“今之人有官清要而蒲席布被褥者乎?其妻有操井臼以養者乎?第施施然藉其權力,漁獵小人,為肥家飽妻子之計而已?!辈槐亟锝镉嬢^焦竑所用的字眼,需要思考的是他所闡發的實質問題。

            “世罕見也”,無異于相當高的評價。張維屏的作為,也無異于污淖中的一股清流。這股清流得以涌現,是社會的希望所在。因為能夠做到這一點,首先需要正氣,其次需要勇氣。

            ——潮白

            (刊載于南方日報2020年11月27日副刊海風版面和南方+客戶端平臺)


            亚洲日本欧美日韩高观看,国产香线蕉手机视频在线观看,国产亚洲欧美日韩一区